× 首頁 保險獎 2020基金獎 贏家思維 投資攻略 精選頻道 商城 購物車(0) 序號開通 登入/註冊
  技術指標非常多,每個人信奉的和操作方式也不同。有沒有什麼指標,可以讓你在操作時,只憑一個單純的訊號就判斷出多、空的波段趨勢?74、75年次的東吳幫年輕人做到了!   「高中時我去上英文補習班,看到老師在買股票,而我的高中數學老師在課堂間也用PDA看台指期、股票,我才知道原來這樣也可以賺錢!」接受專訪的水瓶座帥哥Desmond,回憶自己對投資開始產生興趣的時間點,竟是在高中時代。 75年次的Desmond念大學時,家人每個月會匯款數萬元供他開銷,這些錢扣除房租、生活費後,Desmond將對投資的興趣化為行動,研讀了寰宇系列的投資書籍,更理解了許多投資概念,包括波段、線型及技術分析切入法等,便將剩餘的生活費拿去投資實作。 「說實話,我學生時代的投資操作沒什麼厚實的根據。剛開始我買過基金,但是沒有系統性地亂買,所以績效暴起暴落。」Desmond說,透過網路銀行監督他支出情況的父母偶爾還會故意「稱讚」他:「這個月真會花,花到剩幾塊錢!」 Desmond回憶,在他大二之前,剛好也是債券型基金在台灣蓬勃興起的階段,像聯博等大型基金公司都在台灣力推,親友與老師、理專全都告訴他:「你有錢一定要買基金來存錢,還有配息,多好啊!」當時毫無策略或分析概念的Desmond也跟風定期定額買了一陣子,「那段時間根本是被『定期定額』包圍的人生!」Desmond大笑說。   大三操作外匯保證金被斷頭 慘賠1千多萬元   升上大二後,接觸了台指期和外匯保證金的Desmond不買基金了,正式進入高槓桿交易領域。 「那時我很喜歡一個東西叫『馬丁』,就是籌碼投入方式。我那時覺得,反正看對方向,就會賺回來嘛!」還在念大學的Desmond,沉迷於操作外匯保證金,都是半夜看盤下單,早上起不了床,幾乎都是下午才進學校,差一點就延畢!同學還會虧他:「我以為你消失在我們班上了!」 身為家族同輩中最小、也是唯一對投資感興趣的孩子,當他對交易表明很有興趣、也的確用零用錢做出了不錯的成績(當時操作本金約為台幣2、3百萬元),父親與家中長輩也陸續把一些資金交給他操作,「每次回南投家裡,家族裡有玩股票的長輩也跟我一起交流,是一種很好的家族互動。」 大學時代的Desmond,使用非常多的指標做為輔助判斷,例如MACD柱狀體搭配均線交錯、RSI等,但由於投資技術與風控能力尚未成熟,大三升大四的暑假就慘摔了一大跤,讓他的外匯保證金交易慘遭「斷頭」命運! 「其實當時根本沒有什麼大事件發生,主要就是資金的投入比重太高,因為我做的都是方向單,而槓桿利用程度與風險是成正比,我一誤判方向,加上沒有控管好資金比例,所有的投入就歸零了!」Desmond回顧起那次的「學費」,「資金水位若從最高到最低算起來,約莫相差了100多萬美元!」 換句話說,大學期間最後一個暑假,他在外匯保證金交易上賠了上千萬台幣,把過去的獲利都吐了回去。 那次重擊之後,Desmond沉寂了一段時間,完全不交易。但不服輸的他仍然每天跟進盤勢,讓交易技巧與風險控制的能力不斷學習精進優化,「用想像下單、每天模擬交易」。 經歷了半年多的沉澱,某個深夜他下定決心打電話向母親懺悔,並向母親請求:「請給我最後一次機會,金額大約是1千多萬台幣,這是我十分確定想做的一件事。」從那時開始,自我精進的成果體現在操作績效穩健攀升。 Desmond表示,「我雖用想像的方式下單,但還是以實單方式紀錄每一個判斷的成績,並透過每次的模擬交易,開始除去一個個繁複的技術指標,不對技術指標有過度解讀、也不預設任何例外狀況,希望找到很單純的方式。後來我發現了KD指標的RSV,我可以利用它去判斷極短線的強弱,再把價格結構去做定調。」 「交易無外乎就是『用常識進場,然後尋找共識』,有共識才會一直漲,波段才會持續。當大家的共識跟你違背的時候,就該離場了。正因為可以鎖定這樣的價格區間,所以我會有明確絕對的防守價格,只要跌破那個防守價格,我一定會出場。」   用KD的K值當主要指標畢業後開始操作海外期貨 大學畢業後,Desmond接觸了「海外期貨」這種規格化產品,認為海期更適合自己,便放棄了外匯保證金交易,全部投入海期,「因為海期是直接用口數去綁定現在的價值。」甚至在當兵期間,Desmond還利用週末放假的時候看週線、週五晚上打電話做交易,完全只做海期! Desmond還發現KD內RSV這個參數與價格相對強弱的判斷方式,是任何區間都可以做的,但前提是這個市場不被人為左右,「股票就沒有那麼容易,因為要有充分的流動性,而且它有籌碼的問題,所以最好是做較大的市場。」 「以我的回測加上那幾年實質交易經驗,發現大交易所的大商品都還蠻適合我找出來的這個指標,比如那些外匯類、大宗商品、原物料、黃金,以及美國的大盤,總之就是做指數,我認為都還蠻適合用KD的K值去做判斷。」 Desmond進一步解釋他用K值來做主要指標的方式,就是抓「背離」。「不過『背離』是我自己的定義啦,也就是絕對值的背離。因為被人操控的市場很可能太過於扁平或壓縮,我認為,交易量足夠的市場或商品比較不會被左右,亦即較符合常態。」 「若以日波段來講的話,可以拿來舉例的就是2018年的原油。我從2018年操作原油期貨,一路抱到年底,然後還換倉,到隔年、也就是2019年2、3月才結掉出場。」Desmond說,他定調自己是「絕對的順勢交易者」。   東吳校友結盟5人團隊賺更多 創富創投董事長張智超曾說過:「在投資商品愈來愈多元的時代,過去投資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結束。」 Desmond在2016年以前,只靠自己操盤,投入的本金約180萬美元。但從2016年3月開始陸續加入團隊成員,資金增加為300多萬美元,其後只做海外期貨,範圍擴及原油、黃金、貨幣及美國大盤指數等。而支撐他可以在多元商品之間交易還遊刃有餘,是東吳大學商學院的5人團隊──「東吳幫」! 目前東吳幫的交易本金在2019年底,已增資到3,000萬美元,累計近4年報酬將近1,500萬美元,換句話說,從2016年一直到2019年,團隊已經賺了台幣4.5億元,其中又以2018年的原油、黃金、美股在團隊「當沖+日單」的積極操作下,獲利約50%。 「我在2017年中過後,也就是要進入2018年時,團隊交易的籌碼布局方式採取了蠻大決定,就是把大部分的交易放在『當沖』這一塊。所以,2018年3月至12月期間算是賺最多的,且大部分都是當沖賺的。」Desmond說。  想看文中圖表和更多精彩內容,請鎖定 2020年3月號《Money錢》
投資外匯保證金慘賠上千萬,不服輸做模擬交易,投入海外期貨賺翻
2020/03/03
期貨 , 技術指標 , 趨勢 , 外匯 , 保證金 , 債券型基金 , 定期定額

 

技術指標非常多,每個人信奉的和操作方式也不同。有沒有什麼指標,可以讓你在操作時,只憑一個單純的訊號就判斷出多、空的波段趨勢?74、75年次的東吳幫年輕人做到了!

 

「高中時我去上英文補習班,看到老師在買股票,而我的高中數學老師在課堂間也用PDA看台指期、股票,我才知道原來這樣也可以賺錢!」接受專訪的水瓶座帥哥Desmond,回憶自己對投資開始產生興趣的時間點,竟是在高中時代。

75年次的Desmond念大學時,家人每個月會匯款數萬元供他開銷,這些錢扣除房租、生活費後,Desmond將對投資的興趣化為行動,研讀了寰宇系列的投資書籍,更理解了許多投資概念,包括波段、線型及技術分析切入法等,便將剩餘的生活費拿去投資實作。

「說實話,我學生時代的投資操作沒什麼厚實的根據。剛開始我買過基金,但是沒有系統性地亂買,所以績效暴起暴落。」Desmond說,透過網路銀行監督他支出情況的父母偶爾還會故意「稱讚」他:「這個月真會花,花到剩幾塊錢!」

Desmond回憶,在他大二之前,剛好也是債券型基金在台灣蓬勃興起的階段,像聯博等大型基金公司都在台灣力推,親友與老師、理專全都告訴他:「你有錢一定要買基金來存錢,還有配息,多好啊!」當時毫無策略或分析概念的Desmond也跟風定期定額買了一陣子,「那段時間根本是被『定期定額』包圍的人生!」Desmond大笑說。

 

大三操作外匯保證金被斷頭
慘賠1千多萬元

 

升上大二後,接觸了台指期和外匯保證金的Desmond不買基金了,正式進入高槓桿交易領域。

「那時我很喜歡一個東西叫『馬丁』,就是籌碼投入方式。我那時覺得,反正看對方向,就會賺回來嘛!」還在念大學的Desmond,沉迷於操作外匯保證金,都是半夜看盤下單,早上起不了床,幾乎都是下午才進學校,差一點就延畢!同學還會虧他:「我以為你消失在我們班上了!」

身為家族同輩中最小、也是唯一對投資感興趣的孩子,當他對交易表明很有興趣、也的確用零用錢做出了不錯的成績(當時操作本金約為台幣2、3百萬元),父親與家中長輩也陸續把一些資金交給他操作,「每次回南投家裡,家族裡有玩股票的長輩也跟我一起交流,是一種很好的家族互動。」

大學時代的Desmond,使用非常多的指標做為輔助判斷,例如MACD柱狀體搭配均線交錯、RSI等,但由於投資技術與風控能力尚未成熟,大三升大四的暑假就慘摔了一大跤,讓他的外匯保證金交易慘遭「斷頭」命運!

「其實當時根本沒有什麼大事件發生,主要就是資金的投入比重太高,因為我做的都是方向單,而槓桿利用程度與風險是成正比,我一誤判方向,加上沒有控管好資金比例,所有的投入就歸零了!」Desmond回顧起那次的「學費」,「資金水位若從最高到最低算起來,約莫相差了100多萬美元!」 換句話說,大學期間最後一個暑假,他在外匯保證金交易上賠了上千萬台幣,把過去的獲利都吐了回去。

那次重擊之後,Desmond沉寂了一段時間,完全不交易。但不服輸的他仍然每天跟進盤勢,讓交易技巧與風險控制的能力不斷學習精進優化,「用想像下單、每天模擬交易」。

經歷了半年多的沉澱,某個深夜他下定決心打電話向母親懺悔,並向母親請求:「請給我最後一次機會,金額大約是1千多萬台幣,這是我十分確定想做的一件事。」從那時開始,自我精進的成果體現在操作績效穩健攀升。

Desmond表示,「我雖用想像的方式下單,但還是以實單方式紀錄每一個判斷的成績,並透過每次的模擬交易,開始除去一個個繁複的技術指標,不對技術指標有過度解讀、也不預設任何例外狀況,希望找到很單純的方式。後來我發現了KD指標的RSV,我可以利用它去判斷極短線的強弱,再把價格結構去做定調。」

「交易無外乎就是『用常識進場,然後尋找共識』,有共識才會一直漲,波段才會持續。當大家的共識跟你違背的時候,就該離場了。正因為可以鎖定這樣的價格區間,所以我會有明確絕對的防守價格,只要跌破那個防守價格,我一定會出場。」

 

用KD的K值當主要指標
畢業後開始操作海外期貨

大學畢業後,Desmond接觸了「海外期貨」這種規格化產品,認為海期更適合自己,便放棄了外匯保證金交易,全部投入海期,「因為海期是直接用口數去綁定現在的價值。」甚至在當兵期間,Desmond還利用週末放假的時候看週線、週五晚上打電話做交易,完全只做海期!

Desmond還發現KD內RSV這個參數與價格相對強弱的判斷方式,是任何區間都可以做的,但前提是這個市場不被人為左右,「股票就沒有那麼容易,因為要有充分的流動性,而且它有籌碼的問題,所以最好是做較大的市場。」

「以我的回測加上那幾年實質交易經驗,發現大交易所的大商品都還蠻適合我找出來的這個指標,比如那些外匯類、大宗商品、原物料、黃金,以及美國的大盤,總之就是做指數,我認為都還蠻適合用KD的K值去做判斷。」

Desmond進一步解釋他用K值來做主要指標的方式,就是抓「背離」。「不過『背離』是我自己的定義啦,也就是絕對值的背離。因為被人操控的市場很可能太過於扁平或壓縮,我認為,交易量足夠的市場或商品比較不會被左右,亦即較符合常態。」

「若以日波段來講的話,可以拿來舉例的就是2018年的原油。我從2018年操作原油期貨,一路抱到年底,然後還換倉,到隔年、也就是2019年2、3月才結掉出場。」Desmond說,他定調自己是「絕對的順勢交易者」。

 

東吳校友結盟
5人團隊賺更多

創富創投董事長張智超曾說過:「在投資商品愈來愈多元的時代,過去投資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結束。」

Desmond在2016年以前,只靠自己操盤,投入的本金約180萬美元。但從2016年3月開始陸續加入團隊成員,資金增加為300多萬美元,其後只做海外期貨,範圍擴及原油、黃金、貨幣及美國大盤指數等。而支撐他可以在多元商品之間交易還遊刃有餘,是東吳大學商學院的5人團隊──「東吳幫」!

目前東吳幫的交易本金在2019年底,已增資到3,000萬美元,累計近4年報酬將近1,500萬美元,換句話說,從2016年一直到2019年,團隊已經賺了台幣4.5億元,其中又以2018年的原油、黃金、美股在團隊「當沖+日單」的積極操作下,獲利約50%。

「我在2017年中過後,也就是要進入2018年時,團隊交易的籌碼布局方式採取了蠻大決定,就是把大部分的交易放在『當沖』這一塊。所以,2018年3月至12月期間算是賺最多的,且大部分都是當沖賺的。」Desmond說。

 想看文中圖表和更多精彩內容,請鎖定 2020年3月號Money錢》

dad-300.jpg


推薦閱讀

-->

理財工具推薦

下載基金機器人A寶APP

您專屬的基金管家

幫你自動回測基金的績效與勝率,把握每一次的進場機會。

-->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