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保險獎 2020基金獎 贏家思維 投資攻略 精選頻道 商城 購物車(0) 序號開通 登入/註冊
  • 2019年,全球企業負債攀升至破紀錄的8.3兆美元,負債年增率為8.1%並寫下至少5年來最快速的增幅。駿利亨德森預估2020年全球企業負債將增加1兆美元。 • 過去幾年,亞洲的債務水準漲幅與全球平均水準相似,但整體負債權益比率卻只是全球平均水準的三分之一。• 有別於英國、北美、歐洲和新興市場的企業,亞洲企業在1月至5月期間未有通過債券市場來尋求新融資。• 我們的指數包括14隻台灣非金融股*,當中9間企業並無任何債務。 • 即使撇除中國移動*等坐擁巨額現金的異數,香港企業的債務水準亦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 根據最新發佈的駿利亨德森年度企業負債指數(JHCDI),早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企業資產負債表之前,全球企業負債規模早已創下歷史新高。2019年,全球企業負債淨額 攀升至破紀錄的8.3兆美元,負債年增率為8.1%。舉債併購企業、大規模買回庫藏股、派發破紀錄的股息、以及貿易摩擦與全球經濟成長趨緩等因素導致企業獲利萎縮並耗盡企業的財務資源。去年,全球企業整體負債淨額大幅增加6250億美元,輕而易舉打破過去5年的紀錄。近年來央行為了刺激經濟活動而造就極低利率的環境,進而壓低融資成本並刺激企業負債不斷成長。 目前,駿利亨德森企業負債指數成份企業(包括全球規模最大的900家非金融機構企業)的負債較2014年高出近五分之二(37%),且負債成長速度顯著高於獲利成長。同時間,指數成份企業的稅前獲利僅成長9.1%至2.3兆美元。2019年,全球企業的財務槓桿(負債相對於股權的比例)寫下59%的歷史新高,且利息支出佔獲利的比例同樣創下新高紀錄。 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推波助瀾下,2020年全球企業的負債比例均呈現加速攀升的趨勢。駿利亨德森針對債券市場的分析結果顯示,指數成份企業有半數的負債都是在公開市場發行的債務融資工具。今年1月到5月期間,指數成份企業總計發行3840億美元的債券,較去年12月底增長6.6%。此外,企業向銀行借貸的規模也大幅增加,但是目前尚未公佈確切的統計數字。駿利亨德森估計今年全球企業的負債淨額將大幅增加1兆美元,年增率高達12%。然而,亞洲公司有一點值得留意,亞洲整體公司在1月至5月期間未有通過債券市場來尋求新融資。 回顧2019年,超過半數的指數成份企業大幅舉債,但是光是其中25家企業就舉債4100億美元,佔整體舉債規模的三分之一。 在過去的幾年中,亞洲的債務水準漲幅與全球平均水準相似,但整體負債權益比率卻只是全球平均水準的三分之一。 文化因素顯而易見。澳大利亞通常是西方國家,其借貸水準高於其區域鄰國,與全球平均水準相符。同時,香港和韓國企業的借貸水準是世界上最低的,甚至我們指數中的台灣大多數企業在資產負債表上都有淨現金。 駿利亨德森公司債投資組合經理人Tom Ross表示:「全球景氣復甦循環在今年突然停擺,企業原本就已背負破紀錄的債務,如今卻遇上經濟衰退的挑戰。現在,全球企業無不想方設法發行新債券並向銀行借貸,希望保有足夠的現金部位以穩渡居家防疫禁令帶來的衝擊。部分企業在危機最為嚴峻的時候向政府申請緊急紓困資金,因為當時資本市場的融資成本一度極為昂貴。如今,在經濟活動逐漸解封與央行政策的支持下,市場環境已變得更加和緩,企業也希望降低對政府紓困資金的依賴,因此我們認為今年的債券發行量將進一步增加。」 「就相同的產業而言,亞洲企業的負債普遍遠遠低於其他國家,且負債增加的速度也較慢。換句話說,亞洲企業主要以發行股票籌措營運資金來源,但是對股東而言,均衡運用股債作為融資來源,才是最理想、且有助於提升長期投資回報的作法。此外,許多亞洲企業擁有龐大的淨現金部位,且現金部位之大甚至名列世界前茅。」 「亞洲企業的負債之所以不高,部分原因乃是文化因素所致,同時20年前亞洲金融危機的洗禮亦功不可沒。故此,亞洲企業擁有強勁的體質,有能力因應眼前全球經濟衰退的考驗。舉例來說,不同於英國、北美、歐洲、或其他新興國家,今年1到5月期間,亞洲企業並未大舉發債籌募資金。 」 然而,各個企業的表現有好有壞。身為債券投資人,我們在乎的是企業償還債務的能力。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發掘能夠隨著大環境改善而持續強化競爭優勢的企業,利用額外的現金流量償還債務,而不是恣意花費,或是發行股票增資以均衡分配股權與債權的融資來源。如此一來方可推升債券的價格,為債券投資人創造資本增值的回報。」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截至2020年1月為止全球企業負債已攀升至破紀錄的8.3兆美元,且預計今年將再增加1兆美元。
2020/07/14

 

• 2019年,全球企業負債攀升至破紀錄的8.3兆美元,負債年增率為8.1%並寫下至少5年來最快速的增幅。駿利亨德森預估2020年全球企業負債將增加1兆美元。

• 過去幾年,亞洲的債務水準漲幅與全球平均水準相似,但整體負債權益比率卻只是全球平均水準的三分之一。
• 有別於英國、北美、歐洲和新興市場的企業,亞洲企業在1月至5月期間未有通過債券市場來尋求新融資。
• 我們的指數包括14隻台灣非金融股*,當中9間企業並無任何債務。

• 即使撇除中國移動*等坐擁巨額現金的異數,香港企業的債務水準亦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

根據最新發佈的駿利亨德森年度企業負債指數(JHCDI),早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企業資產負債表之前,全球企業負債規模早已創下歷史新高。2019年,全球企業負債淨額 攀升至破紀錄的8.3兆美元,負債年增率為8.1%。舉債併購企業、大規模買回庫藏股、派發破紀錄的股息、以及貿易摩擦與全球經濟成長趨緩等因素導致企業獲利萎縮並耗盡企業的財務資源。去年,全球企業整體負債淨額大幅增加6250億美元,輕而易舉打破過去5年的紀錄。近年來央行為了刺激經濟活動而造就極低利率的環境,進而壓低融資成本並刺激企業負債不斷成長。


目前,駿利亨德森企業負債指數成份企業(包括全球規模最大的900家非金融機構企業)的負債較2014年高出近五分之二(37%),且負債成長速度顯著高於獲利成長。同時間,指數成份企業的稅前獲利僅成長9.1%至2.3兆美元。2019年,全球企業的財務槓桿(負債相對於股權的比例)寫下59%的歷史新高,且利息支出佔獲利的比例同樣創下新高紀錄。


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推波助瀾下,2020年全球企業的負債比例均呈現加速攀升的趨勢。駿利亨德森針對債券市場的分析結果顯示,指數成份企業有半數的負債都是在公開市場發行的債務融資工具。今年1月到5月期間,指數成份企業總計發行3840億美元的債券,較去年12月底增長6.6%。此外,企業向銀行借貸的規模也大幅增加,但是目前尚未公佈確切的統計數字。駿利亨德森估計今年全球企業的負債淨額將大幅增加1兆美元,年增率高達12%。然而,亞洲公司有一點值得留意,亞洲整體公司在1月至5月期間未有通過債券市場來尋求新融資。

回顧2019年,超過半數的指數成份企業大幅舉債,但是光是其中25家企業就舉債4100億美元,佔整體舉債規模的三分之一。


在過去的幾年中,亞洲的債務水準漲幅與全球平均水準相似,但整體負債權益比率卻只是全球平均水準的三分之一。 文化因素顯而易見。澳大利亞通常是西方國家,其借貸水準高於其區域鄰國,與全球平均水準相符。同時,香港和韓國企業的借貸水準是世界上最低的,甚至我們指數中的台灣大多數企業在資產負債表上都有淨現金。


駿利亨德森公司債投資組合經理人Tom Ross表示:
「全球景氣復甦循環在今年突然停擺,企業原本就已背負破紀錄的債務,如今卻遇上經濟衰退的挑戰。現在,全球企業無不想方設法發行新債券並向銀行借貸,希望保有足夠的現金部位以穩渡居家防疫禁令帶來的衝擊。部分企業在危機最為嚴峻的時候向政府申請緊急紓困資金,因為當時資本市場的融資成本一度極為昂貴。如今,在經濟活動逐漸解封與央行政策的支持下,市場環境已變得更加和緩,企業也希望降低對政府紓困資金的依賴,因此我們認為今年的債券發行量將進一步增加。」


「就相同的產業而言,亞洲企業的負債普遍遠遠低於其他國家,且負債增加的速度也較慢。換句話說,亞洲企業主要以發行股票籌措營運資金來源,但是對股東而言,均衡運用股債作為融資來源,才是最理想、且有助於提升長期投資回報的作法。此外,許多亞洲企業擁有龐大的淨現金部位,且現金部位之大甚至名列世界前茅。」


「亞洲企業的負債之所以不高,部分原因乃是文化因素所致,同時20年前亞洲金融危機的洗禮亦功不可沒。故此,亞洲企業擁有強勁的體質,有能力因應眼前全球經濟衰退的考驗。舉例來說,不同於英國、北美、歐洲、或其他新興國家,今年1到5月期間,亞洲企業並未大舉發債籌募資金。 」


然而,各個企業的表現有好有壞。身為債券投資人,我們在乎的是企業償還債務的能力。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發掘能夠隨著大環境改善而持續強化競爭優勢的企業,利用額外的現金流量償還債務,而不是恣意花費,或是發行股票增資以均衡分配股權與債權的融資來源。如此一來方可推升債券的價格,為債券投資人創造資本增值的回報。」

11-714.jpg

1140x600a.jpg


推薦閱讀

-->

理財工具推薦

下載Money錢 - 理財知識隨身讀APP

提供最優質的財經文章、影音

1.股市、保險、房地產,掌握最新財經動態
2.專家、名人駐站,提供深度產業分析
3.課程、影音專區,讓動手深度學習

下載【Money錢 - 理財知識隨身讀】,提前預約財富自由!

-->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