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基金獎 我要買基金 精選頻道 看影片 買雜誌 購物車(0) 序號開通 登入/註冊
看到吳蓓薇的第一眼,實在很難把她跟總經理聯想在一起。一頭烏黑亮麗的披肩長髮、一身俐落的黑衣黑褲,黑色的Dior大墨鏡下是一雙深邃有如混血兒的大眼睛,白色Chanel菱格包和白色寬腰封點綴在一身黑中,帥氣又女人味十足,一路上吸引不少人側目。 雖然貴為總經理,吳蓓薇卻有種化解緊張氣氛的魔力。我才剛拿出錄音筆,她就要我一定要先點這裡的甜點才行,一邊大力推薦這裡的烤布蕾,一會兒又擔心起攝影師沒吃飽,親切得讓人馬上想跟她當起朋友,也難怪二十多年的工作生涯,她的身邊總是有貴人相助。 最年輕的 雜誌總編輯 十八歲,同學們還在盡情享受大學生活,吳蓓薇已經替自己爭取到《薇薇》雜誌助理編輯的工作,隔年就晉升美容編輯。大四那年,當其他同學還在煩惱畢業後的出路,她被拔擢為《茉莉》雜誌創刊總編輯,刷新業界紀錄。 「一切都是無心插柳,」從小就愛寫作的吳蓓薇感謝一路上有貴人提拔。從模特兒、助理編輯一路爬升到雜誌總編輯,結婚生子後又成為國際中文版雜誌《美麗佳人》和《費加洛》美容總監,環環相扣的機緣,加上如獅子般的野心,讓吳蓓薇的編輯工作一路順遂。 只有不喜歡 沒有做不到 只是,好端端的美容總監不當,為什麼突然轉換跑道?「編輯當了十七年,實在也有些厭倦了。」吳蓓薇說,雖然這份工作帶給她無比的成就感,但一年四季報導的重點和內容都大同小異,「只要換上新產品又是一篇新的報導,」讓當時三十五歲的她想要突破的心愈來愈強烈。 想轉行的她,開始思考:「如果不當美容編輯,我還能做什麼?」 因為工作,她在潛移默化中吸取了許多美容知識,過去到各大國際美妝品牌總公司參訪的機會,也讓她從經理人身上偷學不少品牌經營的「眉角」,再加上長年培養的人脈,有一天,當這些未發芽的種子碰上新發現的生物纖維,答案終於在她腦海中成形—創立自己的美容品牌! 創業初期,公司只有兩個員工,一個是她,一個是大四工讀生。從來沒學過企業管理的吳蓓薇,一切從零開始,從進出貨、倉管、會計、人事管理,全都土法煉鋼,除了找時間進修企業管理課程,也從《孫子兵法》學談判技巧、從《道德經》學管理竅門、從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的著作尋找靈感,能學的就不放過,因為她相信「只有不喜歡做的事,沒有做不到的事。」 這段咬緊牙關創業的日子,幸虧有家人的支持當後盾。吳蓓薇笑說,她們一家三口就像各自獨立的好朋友,平常十三歲的兒子忙著發展自己的興趣,另一半也給她很大的空間,甚至扛下大部分的家事,才有今天的吳蓓薇和寵愛之名。 女人 都該被寵愛 當初聽到品牌名稱,還以為是由英文名稱For Beloved One直譯而來,沒想到正好相反,這個Made in Taiwan的品牌最初的名字是「以寵愛之名」,靈感來自「以父之名」,意思是「以寵愛之名實現對消費者的承諾」。 吳蓓薇自嘲,當初在命名時沒經驗,沒想過好不好記,也不像大部分品牌以創辦人的姓氏命名,滿腦子只想表達「每個女人都應該被寵愛」,是後來許多編輯朋友跟她抗議名字太長,才改成「寵愛之名」,沒想到進軍海外市場,這個名字反而成為一個亮點,在眾多品牌中讓人過目不忘。 也因為這個信念,吳蓓薇選擇把大部分的預算砸在產品研發上,每個產品都至少有一個專利成分,和大部分的品牌操作背道而馳。意外的是,光靠頻頻奪冠的媒體評比以及大S、牛爾等名人主動推薦,即使廣告沒有別人多、折扣沒有別家狠,依然培養一群死忠支持者。 失敗是最後一件 要擔心的事 採訪途中,我一直默默觀察著吳蓓薇跟員工們的互動。通常員工們叫她「蓓姐」,再熟一點乾脆直接喊她「蓓蓓」,要不就直接手拉著手說話。「我們公司就是這樣沒大沒小」,吳蓓薇裝作無奈笑著說。 其實,她自有一套經營邏輯。公司大部分員工從大學工讀生做起,上上下下早就培養深厚的革命情感,比起主雇關係,更像一家人。更重要的是,吳蓓薇常常跟她們說:「失敗,是最後一件要擔心的事。」員工們因此擁有更多發揮空間。 聽到這句話,一旁的公關Peggy點頭如搗蒜,笑著附和:「這句話我們都快要聽爛了!」在她眼中,「蓓姐」是個公私分明,工作時嚴謹,但私底下隨和的大姊姊。雖然會叨念她們不夠細心,卻很少因為員工做錯事而發怒。採訪過程中,吳蓓薇也常做球讓Peggy表現,不時請她介紹產品或提供參考數據,即使出錯,「再試一次就好了!」 「我很像獅子,好鬥但堅毅。」外表柔美的吳蓓薇語出驚人,但下一秒又馬上笑著懊惱自己竟然說出了心裡話。典型的獅子座不允許任何可能的失敗,或許就因為這股特質,她才能一腳踏進競爭激烈的美容業長達二十年不墜,甚至在本應等著享受工作成就的時候,開創另一個事業高峰。

美妝界的台灣之光吳蓓薇,讓每個女人都被寵愛 2015/12/30

吳蓓薇

看到吳蓓薇的第一眼,實在很難把她跟總經理聯想在一起。一頭烏黑亮麗的披肩長髮、一身俐落的黑衣黑褲,黑色的Dior大墨鏡下是一雙深邃有如混血兒的大眼睛,白色Chanel菱格包和白色寬腰封點綴在一身黑中,帥氣又女人味十足,一路上吸引不少人側目。



雖然貴為總經理,吳蓓薇卻有種化解緊張氣氛的魔力。我才剛拿出錄音筆,她就要我一定要先點這裡的甜點才行,一邊大力推薦這裡的烤布蕾,一會兒又擔心起攝影師沒吃飽,親切得讓人馬上想跟她當起朋友,也難怪二十多年的工作生涯,她的身邊總是有貴人相助。


最年輕的
雜誌總編輯


十八歲,同學們還在盡情享受大學生活,吳蓓薇已經替自己爭取到《薇薇》雜誌助理編輯的工作,隔年就晉升美容編輯。大四那年,當其他同學還在煩惱畢業後的出路,她被拔擢為《茉莉》雜誌創刊總編輯,刷新業界紀錄。
「一切都是無心插柳,」從小就愛寫作的吳蓓薇感謝一路上有貴人提拔。從模特兒、助理編輯一路爬升到雜誌總編輯,結婚生子後又成為國際中文版雜誌《美麗佳人》和《費加洛》美容總監,環環相扣的機緣,加上如獅子般的野心,讓吳蓓薇的編輯工作一路順遂。


只有不喜歡
沒有做不到


只是,好端端的美容總監不當,為什麼突然轉換跑道?「編輯當了十七年,實在也有些厭倦了。」吳蓓薇說,雖然這份工作帶給她無比的成就感,但一年四季報導的重點和內容都大同小異,「只要換上新產品又是一篇新的報導,」讓當時三十五歲的她想要突破的心愈來愈強烈。

想轉行的她,開始思考:「如果不當美容編輯,我還能做什麼?」

因為工作,她在潛移默化中吸取了許多美容知識,過去到各大國際美妝品牌總公司參訪的機會,也讓她從經理人身上偷學不少品牌經營的「眉角」,再加上長年培養的人脈,有一天,當這些未發芽的種子碰上新發現的生物纖維,答案終於在她腦海中成形—創立自己的美容品牌!

創業初期,公司只有兩個員工,一個是她,一個是大四工讀生。從來沒學過企業管理的吳蓓薇,一切從零開始,從進出貨、倉管、會計、人事管理,全都土法煉鋼,除了找時間進修企業管理課程,也從《孫子兵法》學談判技巧、從《道德經》學管理竅門、從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的著作尋找靈感,能學的就不放過,因為她相信「只有不喜歡做的事,沒有做不到的事。」

這段咬緊牙關創業的日子,幸虧有家人的支持當後盾。吳蓓薇笑說,她們一家三口就像各自獨立的好朋友,平常十三歲的兒子忙著發展自己的興趣,另一半也給她很大的空間,甚至扛下大部分的家事,才有今天的吳蓓薇和寵愛之名。



女人
都該被寵愛


當初聽到品牌名稱,還以為是由英文名稱For Beloved One直譯而來,沒想到正好相反,這個Made in Taiwan的品牌最初的名字是「以寵愛之名」,靈感來自「以父之名」,意思是「以寵愛之名實現對消費者的承諾」。

吳蓓薇自嘲,當初在命名時沒經驗,沒想過好不好記,也不像大部分品牌以創辦人的姓氏命名,滿腦子只想表達「每個女人都應該被寵愛」,是後來許多編輯朋友跟她抗議名字太長,才改成「寵愛之名」,沒想到進軍海外市場,這個名字反而成為一個亮點,在眾多品牌中讓人過目不忘。

也因為這個信念,吳蓓薇選擇把大部分的預算砸在產品研發上,每個產品都至少有一個專利成分,和大部分的品牌操作背道而馳。意外的是,光靠頻頻奪冠的媒體評比以及大S、牛爾等名人主動推薦,即使廣告沒有別人多、折扣沒有別家狠,依然培養一群死忠支持者。



失敗是最後一件
要擔心的事


採訪途中,我一直默默觀察著吳蓓薇跟員工們的互動。通常員工們叫她「蓓姐」,再熟一點乾脆直接喊她「蓓蓓」,要不就直接手拉著手說話。「我們公司就是這樣沒大沒小」,吳蓓薇裝作無奈笑著說。

其實,她自有一套經營邏輯。公司大部分員工從大學工讀生做起,上上下下早就培養深厚的革命情感,比起主雇關係,更像一家人。更重要的是,吳蓓薇常常跟她們說:「失敗,是最後一件要擔心的事。」員工們因此擁有更多發揮空間。

聽到這句話,一旁的公關Peggy點頭如搗蒜,笑著附和:「這句話我們都快要聽爛了!」在她眼中,「蓓姐」是個公私分明,工作時嚴謹,但私底下隨和的大姊姊。雖然會叨念她們不夠細心,卻很少因為員工做錯事而發怒。採訪過程中,吳蓓薇也常做球讓Peggy表現,不時請她介紹產品或提供參考數據,即使出錯,「再試一次就好了!」

「我很像獅子,好鬥但堅毅。」外表柔美的吳蓓薇語出驚人,但下一秒又馬上笑著懊惱自己竟然說出了心裡話。典型的獅子座不允許任何可能的失敗,或許就因為這股特質,她才能一腳踏進競爭激烈的美容業長達二十年不墜,甚至在本應等著享受工作成就的時候,開創另一個事業高峰。

相關商品

推薦閱讀

理財工具推薦

下載Money錢 - 理財知識隨身讀APP

提供最優質的財經文章、影音

1.股市、保險、房地產,掌握最新財經動態
2.專家、名人駐站,提供深度產業分析
3.課程、影音專區,讓動手深度學習

下載【Money錢 - 理財知識隨身讀】,提前預約財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