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保險獎 基金獎 我要買基金 精選頻道 看影片 買雜誌 購物車(0) 序號開通 登入/註冊
趙姨還有3年就要退休,卻遇上前所未見的中美貿易戰,眼看投資獲利隨金融市場震盪而大漲大跌,一顆心跟著上上下下。趙姨東聽、西探,發現身邊比較不緊張的朋友,多少都有投資級公司債。 投資級公司債在台灣的吸金程度遠低於高收益債與新興市場債,因投資人追求「高配息率」或「高報酬率」,配息率不高、報酬率相對穩定的投資級公司債實在不合「吃重鹹」的投資人胃口。然而,近2年來中美貿易戰掀起的風暴,不斷衝擊金融市場,具備抗波動、穩定獲利的投資級公司債逐漸吸引投資人眼光。 其實,投資級公司債早已是外國退休族的核心投資商品,NN(L)投資級公司債基金經理人高德洋指出2大原因:首先,自1989年以來,美國投資級公司債的年化報酬率平均值逾7%,30年來鮮少出現年度負報酬。再者,美國投資級公司債與股市或其他高風險債券相關性低,能發揮「避風港」效果。   違約率低 價格受指標利率影響 國泰投資級公司債ETF基金經理人林盈華直言,高配息率或高報酬率的背後就是承擔較高風險,但是多年的債市多頭讓投資人忽略了債券投資可能的風險。 林盈華表示,債券價格變動主要受指標殖利率(即公債)與信用利差變動所影響,信用利差代表某債券與同天期無風險公債兩者利率間的差距,信用利差越大,表示投資人承擔越高的違約風險。 投資級公司債由穩健公司發行,信用利差相對低,反映在利息上的收益率相對偏低;而高收益債的違約風險相對高,代表承擔個別公司的信用風險較高,當股市大幅震盪時,即風險增加,此時高收益債的信用風險會拉高,例如本來利差為300點,因市場震盪,必須要拉高到320點,投資人才願意買進,也就是收益率要更高,投資人才買單。 由上述說法可以看出,今年來投資級公司債表現不比高收益債差的原因。因為當指標利率往下時(此時債券價格往上),投資級公司債的利差低且不太動,價格往上走的速度快,拉大資本利得空間,因此配息+資本利得的整體投資報酬率就好,今(2019)年來至9月6日,27檔核備的美元投資級債基金(含ETF)平均報酬率達20.1%。 但是,高收債的價格在指標利率往下(代表價格往上),利差因為股市劇烈波動往上(代表價格往下)的一漲一跌,債券的資本利得可能被抵銷一些,甚至沒有資本利得。 以上的說明顯示,利率往下時,債券價格會走高,但是會有多大的資本利得空間,還要看信用利差,信用利差不動或縮小(此時代表公司信用良好),資本利得空間較可期。   不論升降息 正報酬機率高 既然利率繼續往下或維持在目前的位置,都有利投資級債券的表現,當美國聯準會(Fed)由升息轉變成預防式降息時,市場紛紛聚焦未來還會降息幾次,或可能的降幅有多少,高德洋的看法是:Fed可能再降息1次,但不可因此認為是降息週期開始,因為經濟前景並不差,通膨也不高,況且市場早已經反映未來4次降息的預期。 林盈華也指出,在中美貿易戰將持續的前提下,市場預期至2020年約有4次的降息機會,顯示市場的風險意識升高,更讓資金尋求較安全的投資標的,投資級公司債中,A級公司債具更高信用評等,將是資金靠攏的主要對象。 再把投資期間拉長,想要把投資級公司債納入投資組合時,投資人到底該不該擔心利率的升降?高德洋與林盈華皆認為不必要,因為從1997年以來至今年7月底,投資級美元公司債在升息期間的平均報酬率為3.68%,降息期間為6.78%,均為正報酬,投資人可享長期的穩健報酬。
投資級債30年每年賺7% 少有負報酬是抗波動首選
2019/10/21
報酬率 , 退休族 , 公司債 , 債券 , 抗波動

趙姨還有3年就要退休,卻遇上前所未見的中美貿易戰,眼看投資獲利隨金融市場震盪而大漲大跌,一顆心跟著上上下下。趙姨東聽、西探,發現身邊比較不緊張的朋友,多少都有投資級公司債。

投資級公司債在台灣的吸金程度遠低於高收益債與新興市場債,因投資人追求「高配息率」或「高報酬率」,配息率不高、報酬率相對穩定的投資級公司債實在不合「吃重鹹」的投資人胃口。然而,近2年來中美貿易戰掀起的風暴,不斷衝擊金融市場,具備抗波動、穩定獲利的投資級公司債逐漸吸引投資人眼光。

其實,投資級公司債早已是外國退休族的核心投資商品,NN(L)投資級公司債基金經理人高德洋指出2大原因:首先,自1989年以來,美國投資級公司債的年化報酬率平均值逾7%,30年來鮮少出現年度負報酬。再者,美國投資級公司債與股市或其他高風險債券相關性低,能發揮「避風港」效果。

 

違約率低
價格受指標利率影響

國泰投資級公司債ETF基金經理人林盈華直言,高配息率或高報酬率的背後就是承擔較高風險,但是多年的債市多頭讓投資人忽略了債券投資可能的風險。

林盈華表示,債券價格變動主要受指標殖利率(即公債)與信用利差變動所影響,信用利差代表某債券與同天期無風險公債兩者利率間的差距,信用利差越大,表示投資人承擔越高的違約風險。

投資級公司債由穩健公司發行,信用利差相對低,反映在利息上的收益率相對偏低;而高收益債的違約風險相對高,代表承擔個別公司的信用風險較高,當股市大幅震盪時,即風險增加,此時高收益債的信用風險會拉高,例如本來利差為300點,因市場震盪,必須要拉高到320點,投資人才願意買進,也就是收益率要更高,投資人才買單。

由上述說法可以看出,今年來投資級公司債表現不比高收益債差的原因。因為當指標利率往下時(此時債券價格往上),投資級公司債的利差低且不太動,價格往上走的速度快,拉大資本利得空間,因此配息+資本利得的整體投資報酬率就好,今(2019)年來至9月6日,27檔核備的美元投資級債基金(含ETF)平均報酬率達20.1%。

但是,高收債的價格在指標利率往下(代表價格往上),利差因為股市劇烈波動往上(代表價格往下)的一漲一跌,債券的資本利得可能被抵銷一些,甚至沒有資本利得。

以上的說明顯示,利率往下時,債券價格會走高,但是會有多大的資本利得空間,還要看信用利差,信用利差不動或縮小(此時代表公司信用良好),資本利得空間較可期。

 

不論升降息
正報酬機率高

既然利率繼續往下或維持在目前的位置,都有利投資級債券的表現,當美國聯準會(Fed)由升息轉變成預防式降息時,市場紛紛聚焦未來還會降息幾次,或可能的降幅有多少,高德洋的看法是:Fed可能再降息1次,但不可因此認為是降息週期開始,因為經濟前景並不差,通膨也不高,況且市場早已經反映未來4次降息的預期。

林盈華也指出,在中美貿易戰將持續的前提下,市場預期至2020年約有4次的降息機會,顯示市場的風險意識升高,更讓資金尋求較安全的投資標的,投資級公司債中,A級公司債具更高信用評等,將是資金靠攏的主要對象。

再把投資期間拉長,想要把投資級公司債納入投資組合時,投資人到底該不該擔心利率的升降?高德洋與林盈華皆認為不必要,因為從1997年以來至今年7月底,投資級美元公司債在升息期間的平均報酬率為3.68%,降息期間為6.78%,均為正報酬,投資人可享長期的穩健報酬。


相關商品

推薦閱讀

理財工具推薦

下載Money錢 - 理財知識隨身讀APP

提供最優質的財經文章、影音

1.股市、保險、房地產,掌握最新財經動態
2.專家、名人駐站,提供深度產業分析
3.課程、影音專區,讓動手深度學習

下載【Money錢 - 理財知識隨身讀】,提前預約財富自由!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