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情牽動股市,川普民調持續落後,專家:留意他9月這大動作
2020/08/20

美國第59屆總統大選將於2020年11月3日投票,現任總統川普近期民調持續落後民主黨提名的拜登,華爾街開始擔心川普可能落選,更擔心他為勝選而出險招。

根據美國主要媒體及蓋洛普等機構的民調,川普(Donald Trump)總統近幾個月的支持率持續下滑,「穩定落後」民主黨提名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隨著今(2020)年11月初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逼近,投資人開始認真探討川普落選、拜登當選的可能性,以及川普為挽救選情可能使出的各種招數,這也將使得美股高檔震盪加劇,增添選前的不確定性。

川普向來把美股的表現視為個人政績,並多次警告投資人,如果他未能連任,美股將會大跌。商人出身、投機性格濃厚的川普,4年前意外當選美國總統,他很懂得投華爾街所好,一上台就推動個人及企業所得大幅減稅,積極鬆綁環保及金融法規,並施壓聯準會(Fed)降息,市場連續報以「漲聲」。

疫情及族群對立 讓川普頻失分

不過,今年以來,川普流年不利,尤其他從一開始就極為輕忽的新冠病毒疫情,重創了美國經濟,完全打亂他的經濟棋局;白人警察對黑人施暴致死引發大規模示威,川普應對明顯失分;最近出版的兩本新書(作者分別是他的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姪女瑪莉)則大爆料,指控他把個人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說謊成性,兩本書不約而同把川普描繪成人格有問題、不適任的總統,讓他的選情雪上加霜。

根據紐約時報、謝納學院(Siena College)6月底的民調,川普落後拜登14個百分點,尤其流失大量女性和非白人選票;CNN和福斯的民調也都顯示,拜登領先幅度達兩位數。眼看選情不妙,川普積極到各搖擺州造勢拉票,希望挽回民心。

自疫情爆發以來,拜登大都待在德拉瓦州自家,近期也逐漸恢復競選活動。根據紐約時報最新民調,目前搖擺州威斯康辛、密西根和賓州,拜登的支持度都領先超過10個百分點;在2016年總統選戰中,川普在這3州只是險勝,領先幅度小於1%,但如今連同佛羅里達、亞利桑那、北卡羅來納,這些4年前川普贏較多的6大搖擺州,現在民調全輸給拜登。

川普選情不樂觀,他自己也罕見地在6月底首度公開承認,可能會輸掉這場選舉。不過,很少人因此認為拜登篤定會當選,畢竟未來幾個月的變數還很多,而且美國總統大選勝負不取決於選民直接投下的票數,而是要取得過半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票數。

美國總統大選是一種間接選舉,根據制度設計,總統候選人只要取得某個州過半選舉人票支持,該州選舉人票就全部計為該候選人的得票,即贏者全拿(緬因州與內布拉斯加州除外),因此候選人在策略上會優先爭取所謂「搖擺州」的民心。

中美對立升高 市場高檔震盪加劇

不過,川普不會坐以待斃,一定會想盡辦法痛打拜登的弱點,尤其是與中國相關的議題。川普7月14日在白宮宣布簽署《香港自治法》,除了譴責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侵犯港人自由,更藉機大肆批評拜登對中國立場軟弱,「白白送給中國很多大禮」。

普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3月公布調查指出,美國人對中國的好感度是2005年以來最低,約有3分之2的受訪者不喜歡中國,比川普2017年上任時增加20個百分點。因此,即便是過去被視為對中國較友好的拜登,在選戰中也要表現出對中國強硬,而川普更試圖把自己描繪成保護美國免於中國威脅的守護神。

為尋求連任,川普接下來勢必還要對中國出招。中美之間除了貿易戰、科技冷戰、新冠疫情究責、港版國安法制裁鬥法、還有南海、台海、伊朗等潛在衝突點,而美國最近開始在南海議題選邊站,宣稱中國對南海絕大部分海域的主權聲索(聲明索取)為非法;中國則與川普眼中的死對頭伊朗協商一項涵蓋石油貿易、基礎建設投資與軍事合作的重大協議。

換句話說,中美之間的對立氣氛,很容易隨著美國總統大選逼近而加溫,若川普的選情一直沒起色,他很可能從9月起擴大對中國出招,不論是虛晃一招,或者假戲真做,甚至擦槍走火,都難免會影響已經漲高的市場多頭氣氛,投資人務必留意相關風險。


瑞銀模擬美國大選3種結果與市場反應

美國第59屆總統大選將於2020年11月3日投票,同時美國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及參議院33個議席也會進行改選。對於這次美國大選可能的結果,瑞銀投資研究部參酌民調資料及網路下注賠率,模擬出3種較可能發生的情境,分別探討其對金融市場的影響。

瑞銀投資研究部指出,截至7月9日,民調資料和下注賠率意味著目前有3種主要情境:

➊ 川普連任,國會仍是兩黨「平分秋色」,即維持現狀。

➋ 拜登獲勝,民主黨除了繼續掌控眾議院,在參議院也獲得多數席位,即民主黨大獲全勝。

➌ 拜登獲勝,眾議院、參議院仍分別由民主黨、共和黨掌控。

若是情境1維持現狀,瑞銀認為,除了預期中的第4階段紓困法案之外,不會再有較大的財政政策公布實施,經濟可望緩慢復甦,因兩黨在國會的勢力相當。外交方面,美國單邊主義政策會延續,中美關係會更緊張。至於金融和非金融(例如環保)監管,可望進一步放鬆。整體來看,市場目前對於拜登當選導致稅收和監管可能加重的恐慌消散,但對貿易政策的擔憂可能較大,其結果可能是在選舉剛結束後股市會有所上漲,而美元會走強。

若是情境2民主黨大獲全勝,瑞銀認為,拜登競選時所承諾的優先任務將得以推進,但不會完全落實,其中第一年新增國內支出規模約2,500億至3,000億美元。在美國經濟仍疲弱的情況下,拜登上任後提出的加稅幅度會小於其競選承諾,且會在2021年底或更晚才會實施,高收入群體和企業的邊際稅率會提升2至3個百分點,分別提升至39%和24%。

民主黨全面執政不意謂美國對中國會改採友好政策,尤其在貿易方面,但單邊主義措施可能會減少。此外,金融和環境監管可能會顯著增強。在這種情境下,資產再定價的可能性最大,股市至少最初會因擔憂稅收而下跌2%~5%,公債收益率會因額外的財政刺激政策而提升,這些相悖(加稅vs額外財政刺激)的力量會令美元受制約;出口導向的亞洲股市則受惠美國外貿政策的可預測性提高。

若出現情境3兩黨在國會勢均力敵,瑞銀認為,民主黨政府很難以壓倒性票數通過立法達到施政目標,財政擴張政策受制約,但金融與非金融監管會加強,外交政策的可預測性則較高、國內經濟緩慢回暖推高股市2%~4%,貿易戰緩和令美元走軟。

 

注意:本文章提及之個股非為股票推薦之意,僅為示意參考,投資人須衡量自身之投資風險。

 

本文轉載自【Money錢雜誌】 

回上頁
回到頂部